当前的位置:首页 > 最新资讯

放宽了户籍的限制人口流动加快会带来房价新一轮上涨吗

发改委日前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任务》提到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I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部分群体落户限制。较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

 

户籍制度是制约人口合理流动一个较重要的因素。眼下在人口流动问题上一方面“抢人大战”愈演愈烈各地为了获得人才不惜出台各种优惠政策、扶持政策导致人才引进也出现了“水分”使人才难以静心工作、安心创业甚至在一些人才身上出现比较严重的浮躁问题另一方面城市落户的门槛过高又把大量劳动力、特别是农村劳动力阻挡在城市大门之外使他们无法安心在城市工作无法获得城市居民的平等待遇。

 

 

事实上对一座城市来说人才和劳动力是同等重要的。就像一座宝塔人才是塔顶劳动力是塔身和塔基。没有劳动力城市就不可能得到发展城市发展的基础也不扎实。一个只关心人才、重视人才、而不重视劳动力、关注劳动力的城市是不可能有真正的生命力的。

 

也正因为如此在想方设法通过政策引进人才、抢夺人才的同时如何通过户籍制度改革让人才和劳动力都能合理地流动起来才能真正让人才和劳动力资源得到优化配置才能让城市的活力得到激发才能把城市变成一艘流动的船。

 

恰恰是在户籍制度下各大城市过度强调人才的引进而忽视劳动力的流入继而让城市发展出现资源配置不合理和思路的扭曲一边强调城市规模和人口数量要做国际化大都市、区域化引领城市一边又在用户籍制度限制劳动力的流入和歧视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的发展。

 

   

殊不知城市规模的扩大和人口数量的增加不可能都是由人才构成的而主要应当由劳动力来组成。而城市劳动力的来源则主要依靠农村劳动力的转移。只有城市放开户籍限制让农村劳动力能够比较顺畅地进入城市与城市居民享受平等待遇城市规模的扩张和人口的增加才不会出现空虚现象才能更加坚实地向前发展。

 

很多人担心城市放开户籍制度后会带来“城市病”。如果按照目前的思路确实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如果调整一下思路由偏面追求城市规模扩大和人口增多转向公共服务同步推进和社会保障体系协同建设所谓的“城市病”也就可以有效避免。

 

值得注意的是眼下就有2亿多流动人口长期在城市工作和纳税他们实际已经融入城市。所谓的“城市病”恰恰是城市发展过程中需要补上的欠账。而户籍制度改革步伐的加快可以倒逼地方城市建设中加快欠账的弥补加大对城市公共服务的投入不断地健全社会保障体系。

 

在放宽政策限制降低户籍门槛推动人口流动的同时为了鼓励地方加大公共服务的投入中央财政在如何界定事权与财权方面也要加快改革步伐给地方下放更多财权让地方能够财权与事权相匹配。否则会影响地方推动户籍制度改革、放开户籍限制的积极性的。这也是前一轮改革没有完全达到预期、中小城市好于大中城市的主要原因之一。显然中小城市户籍的含金量是不及大中城市的。户籍制度改革的难点也在大中城市。

 

 

新型城镇化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是必须有明确目标和坚定信心。推动户籍制度改革无疑是促进劳动力资源配置优化、加快城镇化进程较重要的方面。因此发改委在户籍制度改革方面再放大招就是要让新型城镇化走得更快一点、让劳动力转移更畅一些、让城市的发展更合理一些。当然也有人担心放开户籍限制会不会带动新一轮房价上涨呢不排除会出现这样的现象。但是因城施策的楼市调控要求也会让地方对房价有所敬畏、对调控政策有所敬畏、对广大居民利益有所敬畏不会轻易松动房价的可以不必担心。

 

 

热销楼盘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