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首页 > 最新资讯

没买房的90后,还能在海南撑多久?

肖路最终还是决定离开海南,返程机票订在7月中旬,目的地是老家沈阳。

 

2017年他毕业后来到海南一家免税品公司,效益好的时候每月能拿到七八千元的工资。去年开始,免税品销售开始受到行业整合的冲击,阵痛也传导到工资上,有时工资甚至打了对折。

 

今年三月,他跳槽到一家韩国免税货品供应公司,拿着更加稳定的工资,也有更好的发展前景。几乎与此同时,他萌生了在海口买房的念头,他喜欢海南,也喜欢现在的工作,既然如此那就不如早做打算。

 

但当时的情况是:他跟我挤在不到20平的合租公寓里,拿着到手五六千元的工资,新入职的韩国企业要从第二年才开始交纳住房公积金。那时候他还没有开始了解海口房地产市场,也没有计算实际的开销,买房的念头颇有些苦中作乐的意味。

 

事实上,租房对于到海南来的年轻人来说已经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前段时间诸葛找房发布数据显示:三亚、海口合租房压力是全国前两位,合租租金占收入的比重超过50%。虽然我们的收入情况好于平均水平,但是居住的环境并不能令人满意,年后的返潮天气令人难熬,我们双双生了一场大病。后来我们不再合租,与相对舒适的居住环境伴随来的,则是更高的租金压力。

 

全国范围内房地产市场“小阳春”和今年四月以来从海南本地案场流出的“销售火爆”的视频,让肖路如坐针毡,不得不马上把购房提上日程。说到底90后想不想在海南买房,归根到底还是他们的家人想不想在海南买房。

 

肖路家人给出的首付额度是30万,这已是三线城市小康家庭的压力阈值。因为他在去年6月已经办好人才落户,所以按照本地户口,首付30%来计算,房子总价应在100万。那么100万的房子海口还有吗?现在还能留下印象的也只有碧桂园中央半岛的23度海和W公馆,53-56平开间,单价17300-19000元/㎡之间,总价略高于100万。这里的景观面是极佳的,看房者大都心旷神怡,但是用在家乡购买改善型三居室的房价购买大开间,是正确的吗?

 

肖路的家人给出明确的指示,“不考虑开间产品”,即使在海南,刚需仍是买房的第一动机,这基本上就封死了100万以内的所有可能,也使肖路在海南买房的决心第一次受挫,他开始发觉买房并没有他想的那么容易。

 

在海南工作的年轻人,他们的父母第一次来海南看望他们时,多半会带上大包小包的土特产,也多半会抽时间去看看海南的楼盘。就像小时候我们看到心爱的玩具都会拉着父母多看几次一样,买房这件事终归还是要这些上了年纪的“投资人”实地走一趟的。

 

没过多久,肖路就安排父母赴琼。他用不多的存款,为父母预定了昂贵的海景房和旅行车,希望他们能在海南旅行愉快,并对这里充满好感。除此之外,他也安排了为期几天的看房之旅,他们带上销售顾问,先后看了观澜湖观悦、碧桂园剑桥郡、恩祥新城、金地自在城、南海幸福汇、七彩澜湾等当时在售的项目,他们把筛选目标定为70-80平的紧凑两房。

 

放宽预算和筛选范围并没有得到理想的结果,这些样本中除南海幸福汇有较低总价的房源外,其余两房总价都在120-130万之间,主推刚需改善的碧桂园剑桥郡没有小户型。这意味着,除了将近40万的首付外,他需要申请共计90万的组合贷(50万的公积金贷款和40万的商业贷款),一旦成功申请,他就要在此后的30年中每月偿还4,419.66元贷款,这显然脱离了基本的收支平衡。

 

肖路曾告诉我,在这些看过的房子里,他最喜欢观澜湖观悦,大面宽的果岭景观让他感受到海南的意义,但是偏远到连外卖都叫不到的地理位置又脱离了生活的本质。在这个时候他终于明白,自己可能很难在海南买房了。

 

上一次肖路见我的时候,告诉我他要走了,我听得出他心情复杂,“现在的工作做太累了,我要回东北考公务员,铁子,你想想其实我回家也挺好的?”他今年25岁,一直都是个乐观的人,他喜欢海南,也喜欢现在的工作,但他已经说服自己回家考公务员,就像父母是这么说服他的一样。

 

 

我不能掩饰我的伤感,因为他不是我在海南送别的第一个朋友。

 

 

热销楼盘

更多>